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已完结

>

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已完结

天蚕时髦豆著

本文标签:

最具实力派作家“天蚕时髦豆”又一新作《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贺兰殷桑宁,小说精彩片段:通天街宽广平坦,街两边的商铺规划得很整齐,高插的旌旗飘扬,很是繁华热闹桑宁骑着马,沿街而过,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左看右看,看什么都新鲜,直看的眼花缭乱忽然,一个卖糖葫芦的老爷爷吸引了她的视线对于这个古装电视剧里必有的情节,她很有兴趣,立刻晃了下新帝的手臂:“陛下,我想吃糖葫芦”贺兰殷瞥一眼那一串串糖葫芦,对这小女儿的吃食,没什么兴趣,恶趣味发作,回绝了:“没钱”没钱也打消不了桑宁的食欲...

来源:cd   主角: 贺兰殷桑宁   更新: 2023-10-22 14:09: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强推热门古代言情小说《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天蚕时髦豆”。书中精彩内容是:敢情肉都长胸上去了!不愧是妖女!就是会冲着男人的喜好长!他以男人的恶意揣摩着她,炽热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久久没有移开。少年天子尸山血海里成长起来,哪怕野心勃勃,是个事业狂,可归根结底是个男人,嗯,或者说是个世俗男人,且充满了世俗男人的劣根性。不过,他哪怕恨不得用目光吃了她,也没真的实践下去。少年天子的...

第4章

《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由天蚕时髦豆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穿越、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贺兰殷所吸引,目前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这本书最新章节第192章 煎熬的风雀仪,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目前已写41.6万字,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桑宁,宫斗宅斗,古代言情,穿越,王妃,甜宠,穿书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一、作品介绍

《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小说是网络作者天蚕时髦豆的倾心力作,主角是贺兰殷。主要讲述了:小说《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是网络作者“天蚕时髦豆”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以下是《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内容概括:如今这妖妃!该死!真是他的劫难!她竟让他死寂的身体起了波澜。他拽着她的头发,欺近自己,咬牙道:“桑宁,我恨死你了。”他怎么能对仇人动欲?真是荒唐!桑宁不知内情,闭着眼,一脸决然:“恨我就杀了我。”冯润生一口咬在她的脖颈上...

二、书友评价

希望女主还是厌世冷清,谁也不爱,不想要恋爱脑的女猪,恋爱脑的男主可以[偷笑] 风神医好好折磨一下,太坏了

能不能脑洞大开 再来几个男主角雄竞[笑]

说实话,女主还能活多久,她那么折腾。

三、热门章节

第19章 谁不喜欢看神的堕落呢?

第20章 帝王霸业,急功近利是大忌

第21章 陛下真是郎心似铁呢。

第22章 谁允许你这样求朕的?

第23章 这妖妃真是永远给他“惊喜”啊!

四、作品试读


这是从没有过的感觉。

他曾遭遇宫刑,虽然那行刑之人手下留情,却也给他留下了很大的阴影。

他身体完整,却已然不健康了。

无论怎么样的美人在他面前宽衣解带,都激不起他一点兴趣。

如今这妖妃!该死!真是他的劫难!她竟让他死寂的身体起了波澜。

他拽着她的头发,欺近自己,咬牙道:“桑宁,我恨死你了。”

他怎么能对仇人动欲?

真是荒唐!

桑宁不知内情,闭着眼,一脸决然:“恨我就杀了我。”

冯润生一口咬在她的脖颈上。

那白瓷一般纤细的脖颈,筋脉跳动,看起来特别可口,已经吸引他好久了。

他终究还是咬了上去。

疼痛在肌肤上炸开。

桑宁等着冯润生杀自己,疼痛来袭时,还以为对方动手了,渐渐觉得疼痛的地方不对劲,睁开眼,就见他吸血鬼一样埋头在脖颈,先是咬上一口,接着就改咬为舔……

“啪!”

桑宁狠狠推开对方,反手给他一巴掌:“无耻!”

虽然嘴里这么骂,心里倒是想:终于出现个正常的男人了。她这美貌没几个舔狗,都对不起她妖妃的称号!

冯润生舔去唇上的血,冷笑反问:“这就无耻了?”

其实,他不仅觉得自己无耻,还觉得自己犯贱——竟然对仇人有欲/望!

这欲/望凌迟着他的尊严,让他想要作恶、想要破坏、想要毁灭!

“你跟着昏君酒池肉林,当着那么多大臣的面玉体横陈,就不觉得无耻?”

他想起桑宁曾经的妖娆媚态,更觉燥热,索性,扯了扯衣领,拽住了她的脚,恶狠狠道:“桑宁,这是你欠我的!”

桑宁觉得冯润生疯了——都特么太监了,竟也能精虫上脑!

肯定是为了折磨她!

死变/态!

死太监!

她乱踹着冯润生的胸口,挣扎、大叫:“你们愣着干什么?快拉开他!”

没有人理会。

他们都知道冯润生的身份,先锋军里的大将,主上的结拜兄弟,未来的驸马爷,除此之外,他的家族为整个军队提供财力支持,不过是玩弄一个亡国妖妃,便是主上来了,怕也不会说什么。

没准还会把妖妃赐给他。

毕竟历来亡国的皇室公主、妃子,都是封赏功臣、沦为姬妾。

所以,何必为了一个妖妃,惹他不快?

他们还默契地背过身去——

“放开娘娘!”

唯有绿枝扑上来,想要扯开冯润生:“你干什么!放肆!那是娘娘!你不能这么做!”

换来的是冯润生一脚踹中她的肩头,踹出了好远。

“啊!”

她惨叫一声,摔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强撑着爬起来,还想再阻拦:“不可以!来人!救娘娘啊!”

陈进上前拦住她,喝道:“燕国灭了,哪里还有什么娘娘?不过残花败柳之身,冯将军能看上她,那是她的福气!”

“这福气给你,要不要?”

桑宁本来都气得翻白眼了,这会又给气活了!

冯润生听到她的话,冷冷一笑:“管他是不是福气,只要我给,你不要也得要!”

桑宁:“……”

这疯狗!

她脖颈、锁骨都是他的牙印。

不知情的还以为他多喜欢她、多迫切地渴望她呢!

“等下——”

她反抗的没力气,虚虚推着他的肩膀,娇喘道:“容我缓下。如果你想这样羞辱我……也随你,但让我……喘口气……”

她这身体太弱了。

照着冯润生这么发狠,估计没等他成事,她就得先死在榻上。

“你在干什么!”

一道愤怒的声音骤然响起。

榻上的两人闻声看去——

风雀仪端着药,站在殿门口。

他看到了冯润生刚刚的暴行,一向平静的俊脸变得很难看:“她是个病人!你竟然——”

“我会向主上要了她。”

冯润生打断风雀仪的话,冷漠道:“她能治好我的病。”

风雀仪听得皱眉:冯润生的病源于宫刑。当时动刀的师傅受过冯家的恩惠,并没真的动手,而是以少数地区流传的割礼方式,蒙混过去。

便是如此,整个血腥的过程,也给少年的冯润生留下了很大阴影,致使他那处死水一般。

偶尔正常如厕,都有丝丝缕缕的痛感。

两年来,冯家私下请了很多名医,都束手无策。

他也看诊过,试了很多方法,没想到——解铃还须系铃人?

“我好难受……”

桑宁没了冯润生的桎梏,身子软软倒下,半个身子悬空,差点跌出贵妃榻。

还好冯润生及时抱住了她。

彼时,桑宁喘不过气,憋得脸通红,额头汗水直落。

冯润生看得揪心,忙拥住她,拍着她的后背,帮她顺气:“好点没?”

随后又冲风雀仪喊:“你快把药端来。”

风雀仪看桑宁性命濒危的可怜样儿,也不耽搁,快步端药上前。

冯润生抢过药碗,端到了桑宁唇边,轻声道:“快喝药。喝了就好了。”

语气多了点温柔。

桑宁听了,心中讽刺:这男人不管是不是太监,一旦啃了女人几口,态度就不一样了。

风雀仪也觉得冯润生对桑宁的态度不对——这温柔关切的样子哪里是对仇人的态度?倒像是对心爱之人的感觉。

等下,心爱之人?

冯润生喜欢桑宁?

他意识到这点,心里很不舒服,再看到两人亲密依靠,尤其桑宁在他怀里衣衫凌乱、春光溢散,更觉刺眼。

“冯润生,你要记得自己的身份。”

冯氏家族因桑宁而差点覆灭,仇恨一点不比自己轻。

冯家父母绝不会允许唯一的儿子跟个妖妃混在一起。

他的喜欢,就是桑宁的催命符。

冯润生何尝不知这些?

但他沾了桑宁的身,就该负责。

因此,他说:“我的事,不需要你管!”

都是男人,谁不知谁心里那点小九九?

他能对桑宁因恨生爱,难保风雀仪不一样。

忽然,风雀仪刚刚端药进来,那愤怒得如同抓奸的表情闪入脑海——他脸色一变,再看向桑宁时,赶忙帮她整理了凌乱的衣衫。

就像是守财奴,吝啬别人看一眼。

“咳咳咳——”

桑宁被药苦得面目狰狞,看冯润生就更不顺眼了:“你离我远点。”

她很嫌弃地推开他,倒回榻上,低声道:“渴了。去倒水。”

很自然的使唤人。

一点没有阶下囚的样子。

冯润生也忘了她是阶下囚,很自然地去倒水。

风雀仪比他行动快,直接倒水,递了过去。

两人争相献水,那画面像极了雄竞现场。

小说《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已完结》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