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历史上最风雅的拆字:若不知“虫二”为何物,千万别自称是文化人

时间:2020-04-14 00:00:00编辑:鸿涛


中国汉字历史悠久,博大精深,从早期甲骨文发展至现代汉语,经历的可不仅仅是形态变化,更是文化的积淀。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以汉字为膜拜对象,又有多少附庸风雅之士玩味其中以为乐。历史上,曾有一种风靡一时的文字游戏,名为“拆字”,自兴盛以来,它被广泛用于作诗、填词、撰联,或用于隐语、制谜、酒令等,成为了文化人茶余饭后的乐趣之一。

拆字,又称“测字”、“破字”、“相字”等,在中国古代是一种推测吉凶的方式,属于玄学的范畴。南宋文学家周必大在《玉堂杂记》中提到:谢石,善拆字,有士人戏以“乃”字为问,石曰:“字不成,君终身不及第。”随着拆字文化的发展,不少人将其作为了一种职业,古代的“测字先生”便是如此,他先让析疑者随手写一字,然后他再根据字的结构进行拆解,最后就是自由发挥了。

不过,测字终究只是一种封建迷信的表现,和文学扯不上关系,但文人圈中流行的拆字游戏,却远不止于此。《后汉书》中记载:献帝初,童谣云:“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从这条口口相传的隐语中不难看出,“千里草”即“董”,“十日卜”即“卓”,整首童谣的意思,暗指董卓在朝中弄权,专横跋扈。

此外,“江郎才尽”典故中的男主角江淹,年轻时也曾参与拆字游戏。一日,江淹与一群文友在江边闲逛,偶遇一蚕妇,其中一文人张口便说:蚕为天下虫。他将“蚕”字拆解为“天”和“虫”,可谓别出心裁,一时之间难倒众多才子。然而,江淹却是个心思敏捷之辈,但他看见一群鸿雁飞落江边时,灵感突然迸发,随口就是一句“鸿是江边鸟”。江淹的“江”和“鸟”正好与“天”和“虫”相对,令众人无不叹服。

不过,“虫二”二字却着实难倒了不少读书人,如果不是《巴陵胜状》一书予以解释,想必后人仍不得其解。湖南岳阳楼自古有“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的美誉,乃是“江南三大名楼”之一,而最早出现“虫二”的地方,便是在这岳阳楼上。唐朝时期的李白,一生曾六登岳阳楼,他没事就来这里吹吹风,喝喝酒,看看风景,日子过得逍遥快活。

一天,有个过路人在岳阳楼的墙壁上留下了三个字:一、虫、二。众人参悟半天也不知什么意思,只有等李白来了再请教他。一会功夫,李白上来了,众人连忙问李白墙壁上的三个字是什么意思,李白略加思索后答道:这是仙人留下的一副对联,“一”指的是水天一色;“虫、二”二字则是風月无边。

后来,李白取来纸笔,当即写下“水天一色,风月无边”八个大字。如今,这副对联被人刻成雕屏,悬挂于岳阳楼三楼主门之上。关于西湖的“虫、二”二字,民间相传是乾隆下江南期间,夜游西湖时,在湖心亭被西湖美景所迷,于是写下“虫二”二字,待其走后,时人便将二字刻成碑文,一直放在那里。不管怎么样,“虫二”乃是风月无边的意思,不知道个中真意的人,绝对不要自称文化人,否则一定会被笑掉大牙。